主持人:林圳
  今日議題
  上酒樓吃只白切雞
  需拿一條腿交稅費
  廣州市飲食商會近日提供的一份清單顯示,廣州餐飲業稅費有50項,總額約占企業營業收入的12.5%。
  廣州市飲食商會反映,以白切雞為例,原材料成本一隻雞31元,絕大多數酒樓白切雞售價68元。統計各項成本發現,營業稅、所得稅和“五險一金”三項共占企業總營收的逾10%,各種行政事業性收費又占去約1%,銀行刷卡手續費占0.5%。“相當於顧客點一隻雞,在享用前,雞的一條腿已被稅費‘吃’掉了!”
  由於經營壓力大,今年以來廣州餐飲企業營業額和利潤大幅下降超過兩成,高端餐飲企業營業額下滑超過40%,關閉的門店超過十家。多家餐飲企業和商會都呼籲政府能夠為企業減負,擦亮廣州美食的金字招牌。
  三員議事
  沒人嫌錢腥,沒人說稅輕
  特邀議員林琴西
  下館子的,沒有不嫌菜貴的;開館子的,沒有不怨稅重的;收稅的,沒有不說合理的。這就是“平衡三角”。至於總稅費12.5%,孰高孰低?應放到各行各業中去比較,行外人難以置喙。
  我感興趣的是,為什麼在“中央八項規定”出來以後,餐飲業呼籲減稅之聲陡然上升?無非是現在“吃公賺公”已經走不下去了。所以,竊認為,轉變經營方式,翻新品種花式,才是當務之急,而不是一味喊減稅。
  高稅負是自斷財路
  特邀議員何龍
  餐飲行業的高稅負,受到影響的不僅是餐飲經營者。當經營者不堪重負時,他們就要想方設法從消費者那裡賺回利潤。怎麼賺回來?在“特異功能”成為現實之前,他們除了偷工減料以次充好等等外,不可能有兩全的辦法。
  也就是說,雞的一條腿被稅費“吃”掉了之後,餐飲經營者就要從消費者那裡“吃”回一條腿,否則就要關門;一旦餐飲紛紛關門,你還到哪裡收稅?因此過度的稅收,是寅吃卯糧,是自斷財路。
  遍食雞肶者,不是埋單人
  特邀議員小喬
  端上來一隻活色生香的白切雞,卻白白地被人切去了一隻雞肶,心裡能爽嗎?繼“雞的屁”(GDP)被生吞後,雞的肶又被活剝,所剩幾何?
  一隻雞被切去的是一條腿,那一輛車、一套房子呢?飲食業成功地扮了回悲情,但真正悲情的不會是飲食企業,只會是消費者。正如車商、房產商都在喊稅多,真正苦不堪言的卻是車奴房奴們。吃喝玩樂、生老病死,被無端切去的,又何止千萬條雞肶!正所謂遍食雞肶者,不是埋單人。
  林圳、林琴西、何龍、小喬  (原標題:大城小議)
創作者介紹

居家室內設計

ju38juz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